祖国在我心中——我和兵团的故事(优秀奖)

来源:第四师  作者:李晶晶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9-09-25 16:13:25

我和兵团的故事


人的一生,时光漫漫,但紧要处却只有关键的几步,也许当时看来无关紧要,实际上往往牵动了全局。

我的爷爷有个女儿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我小姑。爷爷的小儿子也有个女儿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那就是我。

1986年初,在我8个月大的时候,因家中姊妹太多,母亲一时顾不过来,父亲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只身把我送到了远在乌鲁木齐的小姑家,寄养了2年。

我的名字,源于开封到乌鲁木齐列车的历时——三天三夜,3个日加在一起是个“晶”字。

小姑是跟随小姑夫1959年进疆的老军垦,现居乌鲁木齐市,是新疆四建的退休职工。寄养在小姑家中的事情,我并不记得,都是长辈们说来说去间我听来的、翻老照片问出来的,但是,与小姑的亲,却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不到3岁时,我回到了父母身边,不记事、不懂事的我,很长时间都不愿喊母亲“妈妈”。

儿时的记忆中,小姑每三到四年会回老家探亲,每次假期结束时,她会说:“长大了,来新疆找小姑啊”。临行的时候或许是怕我追出去,每次都是悄悄地走,我在里屋透过窗户看到大人帮忙提行李送小姑上车会泪流不止,只是不敢跑出去撕心裂肺地来一场。

“长大了去新疆”就这样被种在了我的心中。

2007年6月我大学毕业,2007年7月我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七十五团电视台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志愿者。

其实,来新疆这么大的事,我没有与家中任何人商量,“西部计划”大学生志愿者名额审批下来以后,我很兴奋地“通知”父亲,虽不出乎他的意料,但似乎还是显得太迫不及待了,这让父亲很是恼火。终归,父亲还是懂我的,他知道我来新疆,是奔着小姑去的,便也不再追究了。

当然,这一来,便没回,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曾经《河南日报》的一名记者来作采访,问我最喜欢兵团的什么?我告诉他,我最喜欢兵团的人。

小姑说,我是个有福气的人,因为,我遇到的人都很好。

初入志愿者岗位,我遇到了不摆架子的政委,遇到了可以无所顾忌一起说笑的姐姐和同事,他们带着我一步步融入到兵团团场中来。还有,学校的老师、街上卖粽子的爷爷、医院的医生、住我对面的阿姨、菜店的老板、晒场上的职工、广场上的小孩、来团工作的大学生,他们对我表现出的友好和热情,让我受宠若惊。

仅见过几次面的老师过年的时候向我发出了作客邀请,只因我刚来团场、不相识的爷爷执意要送我一个粽子、医院的医生提醒我注意保暖,自己闺女种的青菜贾阿姨也要分给我一把,河南老乡们留我在家给我煮了一碗家乡面、炒了一盘家乡菜,广场上、上下班路上一声“阿姨好”、一声“晶晶姐”……这些,让我这个“外来户”觉得不可思议,我拉着身边的人说着我的疑惑“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身边的人告诉我兵团人本来就是这样,叫我不要大惊小怪。

在我和兵团的故事中,最紧要的、最关键的有2处,一是儿时的寄养经历,二是成年后的志愿服务经历。

如果说来新疆,是为了离那个教我说人生第一句话、走人生第一步路、吃人生第一口饭、学穿人生第一件衣服的小姑近一些,圆我儿时的梦,那么说留在新疆,是我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哺育过我的地方,圆我当下的人生梦,这个人生梦,很真实很清晰。

这里的人,让我对新疆和兵团敞开了心扉,我喜欢上了这里的风景,喜欢上了这里的环境,喜欢上了我的工作,更喜欢上了我身边的人,他们让我爱上了新疆的一切,尤其对兵团情有独钟。

如今,我在兵团已12年,现在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昭苏垦区人民法院的一名普通干警。12年间,我收获了爱情和家庭,有了自己的事业,多了很多新疆的朋友。

我已在兵团扎根,献了青春,我还要献终身。来时我不为报效祖国,可留下来后,我想得最多的是努力奋斗,在新疆、在兵团这个广阔天地,做出一番作为。

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这片踏上便注定要生活一生的土地上,我想做着自己想做的工作,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昭苏垦区法院  李晶晶)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