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外四章)

来源:第四师文联  作者:李虹桦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8-02-02 10:35:51

随想(外四章)

◆◇李虹桦


月光,卡在夜的入口,欲言又止。

倒挂的潮思,以一河分隔两岸。

四月,悠然的记忆,被风拦腰斩断,被疮痍的浓血浸染。


不能让几朵逼仄视野的黑云,逃出睡眠,作夜的傀儡。

虫儿,啁啁啾啾。

疾疾马蹄,攫获的回声,撞醒藏匿夜里软绵绵的躯体。


早先的岸,与河流紧贴,相栖相惜。

一种谦卑,源于泥土。

如一介草莽,任岁月之河濯洗。

擎起铁的信仰,等晨钟敲响。


一只鹰飞过空城的上空

街角。古道。

深谙的跫音,穿越千年。疾走的马蹄、铮铮的风,对决尘烟,

寂寥中,城墙斑驳,拒绝结论。

尘埃覆盖的葱郁,与光鲜的纤指,蛰在岁月的罅隙里,

没有脱离一座城,行走的轨迹。


一只鹰,盘旋在城的上空。

展开的双翅,一如一枚枚动词,簇拥着向上的信仰。

这个时候,远方,能够想象多远,就有多远。

而俯瞰,城的轮廓无比清晰。

透过被时光描摹的青褐色,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出———

炊烟、泥土,抑或思想的方砖,为一座城唱过的雅歌。


这些早被人们习以为常的词汇,正以一棵草的方式,

重生,城池一隅。

无论有形、或无形,

那只鹰,依然在缄默中,等待春风,把城涮绿。


洪涝中的臆想

一场雨,假借风势,

积郁的涝疾,耐不住几声闷雷的狂咳,喷泻而出,

泛滥成五月,风入湿至的骨殇……雨水打湿的视线,顺着风声,在浪涛的罅隙间,

穿梭窜插。我在浪里,任风,肆虐臆想之躯。

勇猛之洪,交错我记忆的经络,

抓拧。撕扯。

一拔一拔,漂流而过的水草,以余力缅怀消逝的青葱韶华。

被托举的晨露,伴着柔韧青史,涌向遥远……

已知,或未知。


往事,被浪越拉越长。

浪涛,敲击着岁月。意象,假意纷呈。

悬于半空的手,垂下,垂下一些孤傲与狂妄。拾掇几行倒伏的诗句,淬炼成刀,切入阳光的腹腔,解剖出一分暖,蒸发那些毫无限度的雨水。

或者,以膜拜之心匍匐,聆听源自神的偈语。

思考那些被春天濯洗的灵魂,是否赶在这场涝疾滋长之前?

透过梵音的清唱———

清淡出尘,从容入世。


等渡的人

浪尖上雀跃的海鸟,有别于南归的雁,

海与天之间,往复独吟。

面对暗礁迫近的贪婪与狡黠,它们以柔软识别,喧嚣的经年,隐晦于幽深之源。

心事,提起又落下,被浪潮淘洗。

仿佛这铺好的水,是您的眸子。


捕捞的人,擅长符咒蛊惑,把咸味的水,结成盐。

而抛出的网,漏落的思绪,皈依成水———

托舟楫,荡船歌,水面上漂浮的映日,

挽起的水花,真的红胜火?


等渡的人,把往事锁起,视线裹紧天涯,

泛白的梦,潮湿中流去。

一只海鸟飞来,张开的翅羽,

把遁遁诗门开启。


回家的路途,一点光连着

采撷一米阳光,与岁月交配,孕育草木的血色。

一种臆想,在箫笛筱扬中,迅速向荒野蔓延开去……

鸟的叫声,在城郭,深沉起来。

卸下盔甲的往事,逐一赦免。


故事铺开。万象,由一滴水起,通体透明。

星河溯源。星泪,以咸涩戳穿荒野谜黑的夜色。

梵音,在三生石上敲响。安于万物之上的光,与阳光对折,

离树梢,近在咫尺。

一只灵性的鸟儿,穿过灌木林,一栖身,那些矮小的枝叶,瞬间,

就参天。这多像故乡起伏的山脉,横亘,如一阙词,

怎么看,都能让斑白的双鬓,找到完整的童年。

怎么读,都能让一颗漂泊的心,找到回家的路途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