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新疆

来源:六十七团  作者:张倩文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1-24 18:23:18

对新疆,最初的印象,是始于一些古诗词和武侠小说的描写。

还没到达,便心生感喟,新疆,真是个萌生诗情触动情怀的地方。就是眼前的这轮夕阳,定能让你不禁想象“长烟落日孤城闭”“大漠孤烟直,孤城万韧山”的意境来。尽管不见长烟,也无孤城,更无山万韧,但晴空万里的苍穹,尤如一望无际的沙漠,划过长空的云缕,便是长烟,天际尽头霞光万丈,如山有万韧,我们便如立在城楼远眺的戌征将士。夕阳是孤吊吊的,长烟是直棱棱的,山是静肃肃的。放眼望去,不见飞走兽,不见金戈铁马,不见商贾骆队,一切都是沉寂的,凉朔朔的,宽阔无边的苍凉,遥遥无期的思念,苦不堪言的伤感,深不见底的孤独,都紧锁进这群山之间的孤城之中。景,是空空的旷,物,是凄凄的冷,人,是淡淡的愁,情,是浓浓的烈,意,是真真的切。我在感受古诗的韵味中,品味了戌征的苦楚。

走入新疆,最先体味到的是,天地的广,景物的清,以及这种反差,所带来的静寞,静得让人有种不惊不乍的淡定从容,天崩地陷也能无动于衷的漠然。

如果说,江南水乡,是幅柳绿花红、莺歌燕舞的水彩画,那么,新疆就是一幅用粗线条勾勒出的素描画。山,是褐色的,雪是白色的,荒野,是灰蒙蒙的,草地,是绿茵茵的,天池,是碧汪汪的,火焰山,是赫红如霞的,葡萄沟,是青翠似玉的。它,本无须着色,简洁、明快的寥寥几笔,便能描出大致的轮廓,凸现出主题。可偏偏,不小心、不经意地泼出的彩墨,溅在上面,恰到好处,尤如神来点睛,让这幅画,活了,活得活龙活现。

每一处泼墨,色调都那么单一,要么灰,要么白,要么绿,要么褐,绝不相互掺杂,却都魅力四射。这是否就是新疆的一个原则:非此即彼,是非分明,绝不折衷,绝不模棱两可?

新疆的景色,是粗犷的,天,那么高,地,那么广,山,那么静,水,那么秀,一切都那么不加修饰;新疆的人和事,也是粗犷的,谈吐,那么爽直风趣,风情,那么朴实无华,吃喝,那么大大咧咧,玩乐,那么随心所欲,一切都那么至情至性。

新疆,确实是一个可以放开胸怀、放开歌喉,酣畅淋漓地尽情歌唱的地方。一马平川的平坦,一望无垠的空旷,站在天地之间,仿佛站在唯你独高的歌台,四周静默,犹如鸦雀无声的听众,声可传千里,那种悠远,那种幽深,那种高扬,那种叠荡起伏,那种铿锵有力,让你觉得,宽广辽阔的原野,使胸怀变得坦荡荡,无拘无束,全然释放,毫无顾忌,殊无压抑。独有歌声,能够主宰万籁,风声,轰鸣声,扬沙走石声,不过是为歌而伴奏,呵然一气,未加雕饰而得自然情趣,如此和谐,如此美妙,这就是,天籁之音。

或许,这是一种原始的状态,或是一种简洁的存在,也是一种古朴的基调,更是一种本质的素雅。粗犷,并不粗俗,也不粗浅,更不粗鲁。不施脂粉,却因此而美丽出众。

我如一个虔诚的信徒,为此而倾倒。(张倩文)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