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歌颂新疆”———国家一级作家《诗选刊》杂志社长简明印象

来源:第四师文联  作者:鲜章平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1-06 11:11:56

“我一直在歌颂新疆”

———国家一级作家《诗选刊》杂志社长简明印象

◆◇鲜章平


2016年8月25日上午,第八届“闻一多诗歌奖”在武汉揭晓,诗人简明摘得桂冠,获得十万元奖金。这个诗坛重量级的大奖颁给简明,可谓实至名归,也是中国诗歌界对简明的再一次肯定。

得到这个好消息之后,我不由想起2 0 1 6年6月初和简明老师的一次短暂会晤。在这次由伊犁州文联举办的座谈会上,简明开宗明义:请大家今天不要把我当作嘉宾,而是当作一位本土作家,因为伊犁的山水养育了我,30年来我的心一直没有离开过故乡。

这使我对诗人从作品的喜爱油然上升为人格的敬重。因为我认为,一个懂得感恩、热爱故乡的人,是值得尊重的。因为这种敬重,我决定邀请简明老师和四师的文友相见,了却大家的心愿。没想到当我忐忑发出邀请后,简明老师毫不犹豫,慨然答允了。

因为第二天清晨要飞往鄂尔多斯去参加诗歌节,时间很紧,简明只好拿出晚间时间和我们一帮本土诗人叙旧。没有过多的客套,随着文友们陆陆续续到来,他就像见了多年的老邻居,打开了话匣子,直奔主题。从诗歌创作的体会和技巧,到给文学杂志投稿的注意事项,他毫无保留,恨不得把自己的所学,一股脑儿掏给家乡人。

没有笔记,没有录音,有的只是一颗颗对诗歌热爱的心灵。短短的两小时,我记下了一句句滚烫的话语,定格了一个个精彩的瞬间。诗人的良知和风采,在我的心中树立起一座高大的丰碑,须仰视方能看清。

急流勇退归隐书海

简明的创作生涯,2004年是一个分水岭。之前是张国明,之后是简明。

可以说,1992年之前,作为军人的张国明,用10年时间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三级跳。小时候,父亲的书橱里装满了当时市面上见不到的俄罗斯名著,张国明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他生活的伊犁,有着广袤无垠的大草原,白雪皑皑的乌孙山,还有游牧在山水间,剽悍而淳朴的哈萨克人。这一切构成了他心灵中的第一道风景,也成为他受用终生,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他就像一棵上足了底肥的庄稼,茁壮地成长着。直到今天,他最热爱的还是伊犁这片土地,歌唱得最多的,还是故乡。

1976年,从四师一中毕业后,简明应征入伍,在伊犁军分区守备旅当兵,这期间他在本地的各级报刊发表作品,直至登上了《解放军文艺》的殿堂。1986年,在草原诗人顾丁崑的关心下,由伊犁州主编了一套自费印制的伊犁诗丛,张国明的诗集《套马索》入选其中。这在当年是轰动新疆文坛的一件大事。当初和张国明一起入选的刘亮程,后来成为名动全国的著名乡村散文家。虽然当时的《套马索》很单薄,和今天的大部头相比只能算是一只丑小鸭,但就是这只当年的丑小鸭,才成就了今天的白天鹅。

之后的张国明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夜莺,充满激情地歌唱着。1987年他在云南老山前线组织发起了逾千人的“橄榄风”诗社,创办铅印诗报《橄榄风》,并频频在《星星》、《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昆仑》、《十月》等报刊大量发表诗歌作品,作品入选多种权威选本,先后获得1987年《星星》诗刊首届全国新诗大赛一等奖,1989年《诗神》全国首届新诗大赛一等奖,第四届河北省政府最高奖(文艺振兴奖)等,出版诗集《不明飞行物》、《无论最终剩下谁》、《爱我是一个错误》、《左手婚姻》等,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2年获1990—1991年度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前身)等,登上了一个文学的顶峰。

同年,张国明转业到《河北文学》杂志社工作。谁都明白,对于一个文学创作者来说,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良机,可是张国明却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决定:封笔读书,修身养性。

因为,经过十年的不断赶路,不断超越自我,张国明觉得自己应该静下心来重新审视自己,重新补充知识的能量了。

重出江湖涅槃重生

时光的列车一晃而过,12年的岁月沉淀了太多的思绪。面对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文学应运而生,传统文学刊物的生存和发展受到了挑战。这种挑战让张国明怦然心动,他感觉自己重出江湖的时机到了!

用一种怎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呢?张国明又一次显示了他的特立独行。他想,对于张国明,诗歌界已不陌生,自己的作品被各种文学刊物发表也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事。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怎么办呢?他决定以一个全新的、陌生的面孔闯入网络的诗歌江湖。于是简明这个笔名应运而生。简明者,简单明了也。这时候的简明,对诗歌界来说完全是个新人。可是他很快以自己独到的见解,深厚的文学功底赢得了诗友们的爱戴,纷纷推选他做网络诗歌论坛的版主、群主。这使他成为中国网络诗歌最早的学术观察者和最权威的文本研究专家,并由此获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殊荣。

几年过去,他领军的网络诗歌队伍,冲出了一大批青年才俊。苏浅、江非、伊沙等已经功成名就,胡茗茗、玉上烟、黑马、孙梧、王妃、花语等人多次获得各类纸媒所举办的诗歌奖或征文奖,薛梅、青小衣、三色堇、尤克利、施施然等人成了各级文学院的签约作家,刘福君、郁笛、徐俊国、苏浅、樊康琴(樊樊)、胡茗茗、商略、李飞俊、申艳、青蓝格格、尤克利、阿卓务林、金铃子、李满强、张作梗、花语、孟醒石等优秀的青年诗人,还参加了中国诗坛最权威的诗歌杂志《诗刊》的“青春诗会”。至于“上岸”做了纸媒编辑或者被“招安”加入了省市甚至中国作家协会的作者更是不胜枚举。

就像一座沉寂已久终于爆发的火山。简明的作品,给中国诗坛带来了一股新风。

著名诗人周涛说:简明这个伊犁河的养子比班超幸运,青年时得以回归中土。不幸的是,两种不同文化和风俗的碰撞,从此开始搅动他的愁肠。一个在草原文明环境下耳濡目染成长起来的人,从此内心深处有了两种力量的争夺,两种处事哲学,两种价值观,两种人格倾向,两种对事物判断的方式,两种对美、对文化的理解,它们开始冲突。这种人怎么能逃避诗呢?这种人怎么可能在偶尔听到纯粹的新疆民歌时不泪流满面呢?在两大文明版块的挤压和交融中,诗人就这么诞生了。诗人肯定不是平常状态下的产物。诗人是文化反差交媾后的弃子,他必须独自成长,直至写出《高贵》。我的确没有料到简明的诗已经达到这种程度———这说明这一茬诗人在冷遇萧索的诗歌环境下把中国的新诗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诗人李南说:在诗歌大量同质化重复的今天,简明的诗开掘出了一条新的路径,那是他的自觉地转向,把视角投向日常的、具有寓言式的诗意化表述。这种转向使简明的诗歌具有了穿越个人与群体、现实与历史的情感交错的真实的经验性和隐喻的幻想性。

评论家张同吾说:我欣喜地看到,他的艺术风格和语言风貌已经超越了敏锐与机智、辛辣与讥讽、思辨与哲理,突破了早期的“象征”?、“隐喻”、“暗示”和“批判”等难得却略显尖刻的表现手段,形成了更为恢宏大观又平实朴素、单简澄明又深邃豁达的艺术个性。

著名诗人、《诗刊》副主编李少君代表2016年度闻一多诗歌奖评委会宣读授奖辞则这样评价简明:诗人自由穿梭于历史记忆与现实场景中,并努力将丰盈的生命体验与形而上的思考达成有机的融合。诗人一贯式的大气、豪放与阳刚的审美风格,与其作为生命背景的燕赵大地构成内在的对称关系。尤其是,诗人对精神重量与灵魂风景的自觉遵循与用心维系,充分彰显简明作为一名诗人的独特价值与应有风范。正是因为这种卓尔不群,使简明一次又一次获得了极大的成功:重出江湖的他迅速拿下了第十一届河北省政府最高奖(文艺振兴奖),并入围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获首届孙犁文学奖等;诗歌作品入选上百种权威选本,参加文化部第二届(西安)、第四届(绵阳)中国诗歌节,第一届(宜昌)中国诗歌节,第二届(西宁)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第三届(海宁)徐志摩中国诗歌节等,直到这次再度摘取“闻一多诗歌奖”。

这期间,诗人出版了大量的诗歌作品集,成为中国诗坛的重量级人物。一部三万字的《读诗笔记》,深入浅出,形象生动,从第一次发表迄今。10年间被上百家刊物和网站转载,这不能不说又是诗歌界的一个奇迹。可以说,是12年的沉寂和自省,使简明实现了浴火重生。

临危受命再创奇迹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热泪,因为我深爱着脚下这片土地。简明又何尝不是呢?正是因为热爱,让他不断地超越自我,创造着诗歌界的奇迹。

在新兴媒体的冲击下,纸质媒体的发行每况愈下,诗歌刊物也同样面临生存危机。2015年初,简明又从河北省诗歌馆馆长的位置上临危受命,转任《诗选刊》杂志社社长。上任伊始,他就大胆尝试运用互联网+的模式运作刊物发行,使《诗选刊》发行量迅速扭转颓势,逆流而上。去年7月简明又开始了解微信,并且很快把这种新兴平台运用到诗歌创作和刊物发行中去。目前《诗选刊》拥有了中国最大的微信群体,十多个诗歌群拥有5000多微友和粉丝。《诗选刊》的发行量也在一年内实现了翻一番的目标。这在文学界,也是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有机融合的一次成功尝试。而面对即将到来的2017年,简明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新的一年,《诗选刊》新增诗词专刊,并在文学界首创使用微信平台实现发行、选稿和稿费发放机制。这一举措无疑给中国诗歌界再次吹来一股新风!

试想,在古诗词日渐式微的今天,《诗选刊》再次迎难而上,扛起重振古诗词的大旗,这需要何等的担当和勇气。面对互联网,尤其是微信平台的崛起,绝不回避和旁观,而是做一个积极的在场者,让纯文学和网络世界互联互通,最终使其为我所用。这又需要怎样的洞察力和决策力!

作为一名诗歌大刊的主编,简明对作者,尤其是名不见经传的业余作者更是充满了热爱。由于过度的操劳,去年底简明住进了医院,出院不久,看到一名诗歌爱好者多次在微信平台上给自己留言,他被感动了,拖着羸弱的身体,在手机微信对话框里和对方互动交流,看完了他的100首诗,改出10首,这时已是凌晨三点半。

简明说,发现和培养青年诗人,是《诗选刊》的担当,也是《诗选刊》的追求。正是由于这种担当和追求,十年间,简明主编的《中国网络诗歌十年佳作导读》共收入116位诗人的300多首诗歌作品,书中除少数名家外,绝大部分作者习诗时间短,创作经验少,名不见经传,他们还处在需要充分肯定的创作阶段。因此,在遴选和评价他们的作品时,简明尽量多地寻找到他们作品中值得肯定的鲜活部分,用他们自己的作品,来告诉他们,哪些是值得提倡和褒奖的,哪些是需要摒弃和规避的。这与文学批评界大行其道、蔚然成风的“吹捧”之习气,有着本质区别。

前不久《诗选刊》评出的“2015年度诗人奖”中,有两位获奖诗人令人意外,一位是80后陕西诗人高兴涛,一位是90后山东诗人马晓康,他们之前都是没有名气的草根诗人。这还要感谢简明的平民情怀,感谢《诗选刊》愿意给“敢于否定并超越自我的青年诗人戴上花环”。

谈到文学创作,简明说,你们千万不要相信天才,文学创作是没有天才的,唯一的诀窍就是关注度,你对文学对创作的关注度高了,自然就能出好作品。用句通俗的话说,就是要勤奋,要多写多读,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短暂的交流,他像一团火,点燃了大家创作的热情;他又像一湖水,使大家静下心来投入地去创作。

他是这样教诲学生,自己也是这样做的。即使今天已经成为国内顶尖的诗人、作家,简明对自己的要求一刻也没有放松过。离开伊犁的日子,他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故乡。这些年,他写下了大量歌唱故乡的诗歌,其中《我一直在歌颂新疆》、《草原跋》等系列作品因为语言优美、意境辽阔而广为流传。回到伊犁的几天里,他心潮澎湃,写下了十多首关于家乡的诗,并且无时无刻不在琢磨着、修改着,仅仅一组写草原的诗,在6月7号这天他就修改了7遍。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他对诗歌这种始终不渝的痴迷,令我油然而生敬意。这是因为他始终热爱着,热爱诗歌,热爱家乡,所以他的身心始终在诗歌中徜徉,始终在高度关注着自己的创作。

我想,如果文学也算是一门手艺,简明老师的这种专注不就是工匠精神的具体体现吗?有了这种对文学严谨、执着、敬畏的态度,他的作品一定能够传世。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