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的兴起

来源:www.nssh.gov.cn  作者: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9-23 19:12:31

  第一节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贯彻执行
  1957年10月,党的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1956年至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接着《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批判右倾保守思想,“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跃进”。1958年党中央召开了南宁会议,毛泽东主席起草了《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提出了“不断革命”的思想,并批判了1956年曾起到积极作用的反冒进,促使党内急于求成的“左”倾思想迅速发展起来。2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社论,报道了全国的跃进形势:在农村中每天有近1亿人向自然大进军,热火朝天地进行水利建设;在工业战线上一再突破原订的计划指标。3月,党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毛泽东主席提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5月,党的八届二次会议正式通过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并号召全党和全国人民认真贯彻执行,争取在11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在主要工业产品产量方面赶上或超过英国。毛泽东主席的讲话强调,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扬敢想敢说敢做的创造精神”。会后,全国各条战线上迅速掀起了“大跃进”的高潮“大跃进”的高潮:1958年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和“大跃进”,其正确的一面是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迫切要求改变我国经济文化落后状况的普遍愿望,其缺点是忽视了客观的经济规律,急于求成,夸大了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使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等“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起来。见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第17条和《中共党史大事年表》,人民出版社,1981年10月,第 122~124页。,这个新形势给兵团全体职工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1958年2月24日至3月6日,兵团在乌鲁木齐市召开工会会员暨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出席这次大会的有各师和国营农场、牧场、水利、运输、建筑、合作商业、工业等各条生产战线上的领导干部、先进生产者和工会会员代表共778人。兵团副政委张仲瀚致开幕词,他指出:“我们当前的任务是:在胜利的基础上跃进到更大的胜利。坚决把比第一个五年计划大五倍至六倍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完成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会上提出的口号是:“苦战一年跨过黄河,苦战三年跨过淮河,苦战五年会师长江。此为《1956年至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粮食单产指标,黄河流域为200公斤,淮河流域为250公斤,长江流域为400公斤。在棉花产量上,和全国任何地区同等面积比较,长期保持上游。”兵团司令员陶峙岳作了题为《为迎接第二个五年计划生产大发展,组织1958年生产大跃进而奋斗!》的报告,提出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开荒1 000万亩,1962年播种面积达到1 100万亩以上,其中棉花300万亩以上。兵团政治部副主任刘一村作了题为《克服右倾保守,促进生产大跃进》的报告,工会副主席陈晓岚作了题为《在党的领导下,充分发挥工会组织的作用,促进兵团各项生产建设事业大跃进》的报告,兵团政治部主任王季龙作了会议总结。会议选出了兵团工会委员会,主席王季龙(兼),副主席陈晓岚、杨振中。奖励了一批先进单位和模范人物,组织开展了新的竞赛。这次代表大会,是兵团“大跃进”的誓师动员大会,会后,各师迅速掀起了生产“大跃进”的浪潮。
  为了促进“大跃进”的顺利发展,排除思想上的阻力,1958年7月29日至8月28日,兵团党委召开了扩大会议。张仲瀚作了题为《克服右倾保守思想,坚决贯彻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的报告,传达了中共八大二次会议精神,批判了兵团在生产建设上的右倾保守思想,指出了在领导思想上存在的分歧,列举了发展速度、经营范围、发展棉花、机耕、投资办法、劳动力进疆、职工福利问题和兵团的形势、任务、发展前途等问题,要大家讨论。对坚持“慎重稳进”方针“慎重稳进”方针,为中央和西北局1952年提出新疆工作的指导方针。“反冒进”是1956年上半年周恩来总理和陈云、李富春副总理几次讲话中,针对当时一些地方出现了超过实际可能的急躁冒进现象提出的要求。6月20日《人民日报》根据上述意见发表了题为《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的社论。此后,全国各地着重纠正了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冒进现象,使工农业生产积极而又稳步地向前发展。然而,从1957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起,特别是在1958年召开的南宁会议和成都会议上,毛泽东多次批评“反冒进”。兵团党委扩大会议批王季龙、杨贯之,也是受了中央会议的影响,上行下效。的兵团政治部主任王季龙、兵团司令部副参谋长杨贯之1956年“反冒进”的问题进行了批判。1959年后半年和1960年春,又在全兵团开展了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使急于求成的冒进思潮占了上风。
  第二节开发新垦区,扩大老垦区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兵团就为大力开发新垦区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如进行勘测设计,拟定开发方案,做好物资、技术和人力、机力准备等等。1958年,在党的总路线和“大跃进”的新形势下,推进了开发新垦区战略方案的尽快实施。是年,兵团党委向全体职工发出了当年垦荒造田300万亩的号召,各师立即作了向新垦区大进军和扩大旧垦区的部署,一个垦荒造田和大修水利的高潮在天山南北迅速兴起。当时,开发的重点主要是南疆的塔里木河流域和北疆的玛纳斯河流域,同时在伊犁、阿勒泰、博乐、塔城、奇台等垦区也有新的开垦和扩大。从1958年到1960年,兵团抓住机遇,努力拼搏,经过三年的大力发展,基本上奠定了兵团事业的规模和战略布局。三年累计开荒造田855万亩,相当于过去八年的186%。修建了大批水利工程,建成场外独立引水渠道58条,引水能力359立方米/秒。新建水库18座,增加库容65亿立方米,其中大中型水库9座,即农一师上游水库,农二师卡拉一库、二库,农七师奎屯水库、黄沟一库,农八师跃进水库、蘑菇湖水库,农十师友谊水库。实增灌溉面积591万亩,基本保证了农业灌溉用水。兵团耕地面积从1957年的337万亩,猛增到1 035万亩;农场由59个增加到166个,成绩显著。但由于受“左”倾错误的影响,在生产建设中也有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尤其是1960年开展的“双千万亩”运动当年开荒和播种各1 000万亩。由于多种原因未完成计划。
  一、向塔里木进军
  塔里木盆地是中国最大的内陆盆地,它位于天山与昆仑山之间,南北宽500公里,东西长1 000多公里,盆地中部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起风时黄沙滚滚,天晴时浩瀚无边,人称“死亡之海”。塔里木河西起阿克苏与叶尔羌河的交汇点,沿盆地北缘,东流抵罗布泊,全长1 000多公里,是亚洲最大的内陆河,由于河床频繁改道,被称为“无缰之马”。这里有大片荒原可资开发,有充足的水源可供利用。但荒原中心却是干旱酷热、沙暴盐碱的恐怖之地,一般农民无法开垦。兵团为开发边疆,建设边疆,向“死亡之海”宣战,兵分两路在塔里木河上、下游同时摆开战场,开始了向塔里木的进军。
  驻屯于阿克苏地区的农一师负责开发塔里木河上游。农一师的前身是中外闻名的八路军第三五九旅的一部分,很多老战士参加过当年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进疆后,驻防屯垦阿克苏等地。为了开发塔里木,1956年和1957年春,兵团陈实副参谋长和林海清师长曾先后两次沿塔里木河上游进行实地踏勘。自治区荒勘局、水利厅和该师勘测队联合组成的一支勘测队,于1957年深入塔里木河上游两岸,进行全面勘查,取得了初步的水土资料。塔里木河上、中游有可垦荒地1 600余万亩,其中稍加改良便可利用的荒地有600万亩。塔里木河水源除上游地方群众利用部分外,尚有40亿立方米可供利用。该地区气候温和,光照资源、水土资源丰富,宜于种植长绒棉等经济作物,大有开发前景。1957年国庆前夕,林海清师长应邀赴北京参加国庆观礼时,将开发塔里木的设想向农垦部部长王震作了汇报。王震十分高兴,立即召开农垦部局长会议,要求给予大力支援。会后,又给兵团副政委张仲瀚打了电话。10月下旬,兵团党委立即从北疆抽调了乌库公路中线支队,兵团建筑工程队一团、二团、三团部分人员,兵团水利工程处一团、二团部分人员,以及农五师4个连队,农六师工程支队,农七师3个连队,共计2万余人支援农一师开发塔里木,并在塔里木河北岸的阿拉尔建立指挥所,从而拉开了进军塔里木的序幕。经过1958年一年苦战,在塔里木这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上,新建了8个国营农场,即胜利十场、十一场、十二场、十三场、十四场、十五场、十九场和野麻农场,开荒造田45万亩。在塔里木河北岸的阿拉尔地区盖起了高楼,新建了拖拉机修配厂、加工厂、农业红专大学(即塔里木农垦大学前身)、医院、商店、书店、邮电局、银行、招待所等,构成了塔里木第一个新兴城市的雏形。1958年秋,兵团司令员陶峙岳视察塔里木时,曾赋诗一首,道出了塔里木的急剧变化:
  塔河岸边有高楼,
  今日登临一览收。
  面目全非曾几日,
  无边漠野尽田畴。
  1959年,对上年度开垦的土地进行了复平、治碱和修整场内水利工程。同时,又完成开荒造田任务446万亩,新成立了3个农场,即胜利十八场、二十场、二十一场。1960年,在黑孜洞修建了上游水库,解决了枯水期的用水问题,为农业发展奠定了基础。经过三年的艰苦努力,农一师在塔里木河上游两岸共修建渠道3条,长1565公里,开垦荒地66.79万亩,建成大型农场10个,播种面积257万亩,成功地开发了神秘的亘古荒漠塔里木。
  与农一师相呼应,屯垦于库尔勒地区的农二师负责开发塔里木河下游地区。经实地踏勘,在尉犁县东南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和库鲁克鲁姆沙漠之间,有可垦荒地约300万亩。1956年,农二师已开始开发塔里木河下游的门户尉犁农场(即塔里木一场),1957年又创建了塔里木二场。在此期间,农二师组成了联合勘测队,对塔里木河下游进行了全面勘测,基本上摸清了这个地区的水土资源,为大力开发塔里木河下游提供了依据。1958年,农二师提出“苦战三年,改变面貌”的口号,在塔里木河下游进行全面布点,重点开发,由副师长谢高忠率领万人大军进入塔里木,全线铺开,部署了7个新场的开垦和2个老场的扩建任务,新场即塔里木三场、四场、五场、六场、七场、八场、九场。新建的水利工程有大西海子水库、爱沙米尔水库及2条总干渠,3条南、北、西干渠,3条场内干渠和普米渠首工程等。
  部队进入塔里木后,生活和劳动条件极差,住窝棚、吃粗粮、喝咸水、抗风沙、顶酷暑、冒严寒,利用手工工具,每天苦战十几个小时。广大军垦战士不畏艰难,发挥聪明才智,进行了许多工具改革及技术革新项目。提出了“变担为推,变推为飞”的口号,大搞车子化,全工区装配架子车4 000多辆,大大地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工效。一年开荒45万亩,除塔里木九场只完成规划设计外,新建成6个农场,完成大西海子、爱沙米尔2座水库及引水渠道173公里,建筑物631座。1959年,又继续开发了塔里木九场。1960年,兵团开展“双千万亩”运动,要求农二师实现“双百万亩”的指标。农二师为扩大垦荒面积,经地方政府同意,将已建成的1个十几万亩耕地的正规化农场塔里木一场(尉犁农场)与塔干里克公社和群克公社卡拉大队的草场交换,作为对当地群众的补偿和支援,在新垦区继续开荒。
  经过三年的开发,全垦区共开荒造田60万亩,建成农场7个,修建铁干里干渠、卡拉干渠、普米干渠等173公里,建筑物631座,建成大西海子一、二库,爱沙米尔一库,竣工库容156亿立方米。
  三年中,农一师和农二师在塔里木河上、下游共建成17个大型国营农场,开荒造田120万亩,形成了上、下游哑铃形两大垦区,对发展和繁荣南疆经济具有重要的意义。
  由于“大跃进”来势太猛,建场的摊子铺得太大,虽然做了一些前期勘测工作,但未进行全面的流域性规划,采用了“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边生产,边扩大”的建场方针,未按基建程序办事,使许多农场灌排不配套,建筑物不配套,农田、渠、林、路不配套。生产后,地下水位上升,土壤盐渍化不断加重,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造成生产长期上不去的不利局面。
  二、向莫索湾进军
  莫索湾(原名毛索湾)位于准噶尔盆地中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属玛纳斯河中游地区,地势平坦,土壤肥沃,水土、光热资源丰富,适宜于多种农作物生长,是发展粮、棉、糖、畜牧业的理想基地。早在清朝同治年间,玛纳斯、呼图壁县附近的汉族人民为反抗阿古柏和清真王妥德璘的民族仇杀而逃避至此,组织民团筑城自卫,一边战斗,一边生产,建设了西营、野马、东湖、马桥等城镇。尔后,因严重缺水而逐渐荒废。当年各城镇的断壁残垣,被泥沙淤塞的渠道和荒芜的田埂到处可见。1953年,根据王震司令员开发莫索湾的设想,成立了农十师,师长林海清曾偕同自治区水利厅勘测设计人员对莫索湾进行过初步勘测。1956年,兵团和农八师先后派出勘测队进行了详细的土壤调查和地形勘测,拟定了开发莫索湾的方案。1957年11月,自治区党委派农村工作部部长吴鉴群在玛纳斯县委召开了有关方面负责人会议,商讨军民共同开发莫索湾方案,并组成了开发莫索湾工作委员会,由农八师副政委刘炳正任主任,玛纳斯县委书记张贵官等任副主任。工作委员会全体人员经过现场踏勘,达成协议:农八师开垦60万亩,玛纳斯县开垦50万亩。兵团司令部当即审批了农八师《开发莫索湾计划任务书》。农八师党委为了争取当年开荒,当年生产,于1957年冬派出4 500人的水利建设大军进入莫索湾,抢修了26公里长的总干渠,南干渠一、二支干渠1958年3月15日胜利竣工,首先解决了70万亩土地的水源问题。
  在水利工程施工中,除总干渠和主要的水利建筑物使用钢筋水泥外,其余大部分工程建筑都是就地取材,采用红柳、梭梭压筑,节约了投资,加快了进度,保证了及时供水。1958~1960年,共修建干、支、斗渠1 012公里,建筑物3 120座,大型水库1座,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灌溉网。
  与此同时,农场规划、建点、开荒工作也全面铺开。早在1957年11月,农八师党委就派出一支建场先遣组,由肖凤瑞率领前往莫索湾勘察定点。12月,以二十四团为主抽调的第一支队伍进驻莫索湾,在西营城附近创建莫索湾二场。1958年春,又从二十二团、二十三团、三十团、机耕农场、种羊场、师直抽调大批干部战士组成几支队伍,相继进驻莫索湾,创建了一场、三场、四场、五场、六场。同年7月1日,由老场选送的500名党团员和青年,开赴莫索湾,创建了共青团农场。
  开发莫索湾最大的困难是缺水、无菜、无房、无路,运粮比较困难。当时用水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拉运,只能保证做饭和饮用水。洗脸一盆水要洗三四次,然后再用来洗脚,洗脚也要用三四次,稠得实在不能用了才倒掉。后来,采用积雪的办法,才暂时解决了吃水、用水的问题。吃不上新鲜蔬菜,只能吃咸菜。住房,主要是挖地窝子和搭帐篷。经过艰苦努力,待修筑了道路以后,运粮难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1958年春天,经过几个月的艰苦拼搏,开垦土地36万亩,种植了18万亩作物,当年麦子长势喜人,自治区和兵团领导王恩茂、张仲瀚等前去视察,给予很高评价。新开垦的莫二场,当年收获粮食200万公斤,棉花25万公斤,实现利润29万元,实现了当年生产当年有盈利的奋斗目标,荣获国务院奖状奖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奖给莫二场嘎斯车1辆、机床3部。1958年下半年,兵团司令员陶峙岳视察莫索湾时,即兴赋诗,赞美莫索湾生机勃勃的新景象:
  红旗插遍莫索湾,
  大地茫茫一手翻。
  唤起千年沉睡梦,
  永葆青春在人间。
  1959年,在莫索湾又开荒近30万亩,当年播种29万亩,其中91 280亩小麦获得了大丰收,单产平均达205公斤。莫五场18 010亩小麦平均亩产250公斤以上,成为兵团第一个小麦单产250公斤的农场,国务院奖给锦旗一面。
  1959年底,经兵团党委批准,将原莫二场、莫三场合并为莫二场;莫四场、莫五场合并为莫五场;莫六场与共青团农场合并为共青团农场。1960年11月,又将莫一场并入莫二场。1960年又开荒20多万亩,播种面积比1959年增加了1倍。这一年,26万亩小麦获得了大丰收,上缴国家2 500万公斤。
  从1958年到1960年,莫索湾开发规模基本定型,共开荒造田近90万亩,播种面积80万亩,建筑房屋2万多平方米,营造各种林带33万余亩,种植果树4 400余亩。三年为国家生产粮食9 847万公斤、皮棉26295万公斤,实现利润30512万元。同时,还建起了年修理400台拖拉机的修配厂1座,建立了200个床位的职工医院1所,中小学11所,在茫茫荒原上出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新垦区。1960年9月,王震部长在陶峙岳司令员陪同下视察了莫索湾,接见了600名连以上干部,对莫索湾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肯定和赞扬,并畅谈了美好的发展远景。
  莫索湾的开发之所以成功,是按照流域规划和基本建设程序,进行全面规划,分项同步建设实施的,为开发新垦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三、边远垦区的初步开发
  伊犁、博乐、塔城、阿勒泰的一些边远地区,是兵团三年大发展后期的重点开发垦区。1959年,兵团决定恢复农五师、十师建制,农五师重点开发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农十师重点开发阿勒泰地区。
  屯垦伊犁地区的农四师部队,在三年大发展中,重点开发了察布查尔垦区、昭苏垦区,建立了察布查尔一场、二场、三场,红旗一场和清水河农场,增垦面积40万亩。精河、博乐地区由于交通闭塞,是待开发地区,自治区和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都希望兵团去建场。根据自治区的要求,兵团将精(河)博(乐)地区作为重点开发地区之一,作了全面部署。1958~1960年,农七师建立了精博总场沙山子农场、托托分场;1960年,农五师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建立了管理处,并开始布点开荒,当年建立了红星十一场、十二场、十三场、十四场、十五场、十六场;工二师建立了艾比湖农场;运输处建立了幸福农场和精河农场;兵团商业处建立了红旗农场。共计垦荒面积近40万亩。
  塔城地区是农七师第三管理处和工二师开发的新垦区,当时垦殖面积虽只有十几万亩,但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根基。
  阿勒泰地区在额尔齐斯河和乌伦古河之间,以原来的二十八团为基地进一步开发。三年中,新建了二十九团农场、三十三团农场、三十五团农场和福海渔场,垦殖面积25万余亩。
  四、创建共青团农场
  1958年3月,共青团兵团委员会第二次(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义务劳动,捐献资金创建共青团农场的决议》,号召兵团7万青年、1 000多个团支部,由每个团支部选派1名优秀共青团员或青年,组成千人自愿垦荒队,发起自愿捐献资金运动,不要国家投资,创建1个土地面积6万亩的共青团农场,并以此作为兵团全体青年向全国国营农场青年的竞赛倡议。兵团党委批转了这个倡议,要求各级党委给予重视和支持。于是,在全兵团范围内掀起了团员和青年争先踊跃报名,全体职工和家属积极捐献资金,支援创建共青团农场的热潮。原拟只建1个共青团农场,后因捐献资金和报名人数激增,农七师和农八师提出要自建共青团农场,兵团党委乃作出决定:凡建立共青团农场的单位可以不上缴捐款和抽调人力;不建共青团农场的单位,其捐款和所抽调人员由兵团统一支配。根据这一决定,在很短的时间里,兵团捐献集资达300余万元,报名青年达5 000余人。是年,农一师、二师、四师、六师、七师、八师和兵团机运处各办了1个共青团农场,哈密创建了共青团园艺场。当年共开荒87万亩,播种35万亩。这次创建共青团农场活动为国家节约了资金,增加了耕地面积,扩大了生产,使广大青年受到了一次生动的共产主义教育。
  五、扩大老垦区
  在开发新垦区的同时,兵团各师都扩大了老垦区:农八师在安集海原二十二团的基础上,扩建了安集海一场、安集海四场、安集海五场、安集海七场。农七师在下野地垦区原十九团农场、二十一团农场、小拐农场、下野地三场的基础上,又新建了下野地一场、下野地四场、下野地五场和沙门子农场;组建了精博总场(后改为二总场),下设沙山子、下尔井、托托分场和红旗农场、红旗种羊场;在塔(城)额(敏)地区建立了塔额总场,以后又扩大为第三管理处;在车排子垦区原二十团农场、车排子二场的基础上,新建了车排子四场、车排子五场、共青团农场和五五农场。农六师在奇台农场的基础上,扩建了天山一场、天山二场、共青团农场和下兴湖农场;在昌吉和呼图壁建立了马桥农场、枣园农场、天山十九场和天山二十场。
  其他地区也有所扩大或零星开发,新建、扩建了一些农场。
  六、“双千万亩”运动
  经过1959年冬和1960年春的反右倾斗争,“左”的思想在各级领导层占了统治地位,高指标、瞎指挥越来越严重。1960年初,兵团党委根据王震部长“中央希望兵团有个大发展”的指示和农垦部支持兵团5 000万元、 300台拖拉机的决定,经过反复酝酿,提出了当年开荒1 000万亩,播种1 000万亩(即“双千万亩”运动)的计划。动员全体干部、工人,继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掀起“特大跃进”。1960年1月,兵团动员了机关和直属单位1万余人到伊犁、塔城修渠,冒着严寒施工。各师也立即行动起来,全兵团共投入25万人参加“双千万亩”的战斗,采用了人海战术,昼夜苦战,开荒造田,抢时播种。5月,张仲瀚在全兵团电话会议上再次提出:“1960年两个1 000万亩的任务是坚决不能变的。”“播种面积必须确保,必须播足。”当时,播种期已过,天气干旱,各单位仍在抢播,造成有苗无收。据统计:当年实际开荒347万亩,播种8436万亩,由于缺水和延误播期以及农垦部的投资和拖拉机计划落空等原因,造成的灾害面积达263万亩。粮食单产降低,但总产达到251亿公斤,比1959年增长388%;棉花总产87698万公斤,比1959年下降3384%;粮棉平均单产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粮食单产45公斤,棉花单产12公斤,造成了严重损失。特别是基本建设工程投资少,质量差,遗留工程多,留下了很多后遗症。
  第三节兴办工业
  1958年,根据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的要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决定把新疆建设成为祖国强大的钢铁、石油、煤炭、有色金属、稀有金属、纺织、制糖等工业基地和植棉基地。在保证重工业优先发展的前提下,工业和农业同时并举;在保证集中领导、全面规划、分工协作的条件下,中央工业和地方工业同时并举,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同时并举,用“两条腿走路”的方法,全党全民大办工业。
  1958年四五月间,兵团召开了第四届加工副业会议,响应毛泽东主席“全党动手、兴办工业。地方工业产值要在五年、七年赶上或超过农副业产值”的号召,决定因地制宜,积极兴办工业。会后,积极筹建八一制糖厂、八一棉纺织厂、八一造纸厂等现代工业企业,并投入前期工程;各师中小型企业也在积极筹建和发展。6月,兵团颁发了《兵团加工副业第二个五年计划草案》,基本方针是:全面贯彻为农牧业服务,为大工业服务,为城乡人民生活服务和为出口服务,以中小型为主,大中小结合,因陋就简,勤俭办厂。遵照统一规划、统一安排、相互支援、密切协作的原则,规定了6项基本内容:(1)工业总产值在5年内赶上或超过农副业产值。(2)上缴利润3~4年与农业平衡并超过之。(3)大力发展电力工业。(4)加速建设化肥工业。(5)建成制糖和淀粉生产基地。(6)产品质量二三年或更快赶上或超过全国先进水平。同时提出了“二五”计划期间的生产发展规划。这个规划,大大鼓舞了各单位大办工业的积极性。当年,全兵团增加各类工业企业110个,机械制造工业、建材业、轻工业发展很快,化工也开始发展。由于全国大炼钢铁的原因,兵团也出现了自己的钢铁工业。工业总产值达到18 636万元,占工农业总产值的572%,比1957年增长285%。
  1959年元旦,兵团召开了工业座谈会,总结1958年工业生产经验。指出,1959年必须进一步贯彻“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在工业生产建设上来一个“更大跃进”。当年,兴建工业企业132个,限额以上骨干企业开工的有:八一毛纺厂、红山嘴水电站、铁门关水电站、跃进钢铁厂、通用机械厂、合成氨厂、十三户拖拉机制造厂、天然碱加工厂、奎屯卷烟厂。全年完成投资总额6 142万元,超过兵团成立5年来的总和。
  1960年,兵团工业总投资7 84656万元,是投资最多的一年。除续建工程外,又新建企业39个,年底共拥有工业企业348个,骨干工业基本建成投产的有:石河子棉纺织厂、毛纺厂、制糖厂、造纸厂、红山嘴水电站,奎屯卷烟厂、针织厂,农六师煤矿、机械厂,乌鲁木齐市通用机械厂等,当年工业总产值达60 149万元,占工农业总产值的769%,比1957年增长25倍,利润15 552万元,创造了兵团历史最高纪录。
  兵团的工业大多是采取投资少、收效快、收益大、因陋就简、自力更生的办法发展起来的。例如,石河子八一制糖厂是借用军垦战士的转业费兴建的,设计生产规模为日处理甜菜1 000吨,年生产白砂糖2万吨、酒精1 800吨。1958年7月动工兴建,1959年12月建成投产,仅用1年零5个月时间,这在同行业、同规模的建厂速度上是创纪录的。该厂批准投资1 608万元,实际投资1 475万元,节约投资133万元。
  在大办工业中,大炼钢铁是一个严重失误。1958年8月,北戴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当年要实现1 070万吨钢的任务,掀起了全民大炼钢铁运动。自治区党委要求兵团当年完成15万吨生铁任务。兵团党委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向各师、处、直属单位布置了任务,要求各单位党委第一书记亲自挂帅,以军事化、战斗化的精神,保证在1958年最后的100天内完成自治区分配的任务。兵团和各师都成立了钢铁生产指挥部,恢复了战时高度集中的指挥制度。10月初,兵团召开了各师处党委第一书记参加的第一次钢铁生产现场会议,进一步作了部署。王恩茂在兵团党委常委会议上说:“在钢铁生产上,自治区给兵团的任务为15万吨,兵团自己有三本账,一是35万吨,二是57万吨,三是73万吨,你们应争取实现73万吨或10万吨。明年自治区还要生产100万吨铁,57万吨钢,给兵团的任务是:铁30万吨,钢15万吨。”当时,全兵团正处于秋收秋种、开荒造田和水利建设十分繁忙阶段,而大炼钢铁是当时压倒一切的任务,从而迫使兵团从农业战线和其他战线上抽调了6万多人,组成大炼钢铁队伍,建立钢铁生产基地。共计修建了28立方米高炉12座、半土半洋的小高炉370座和数以万计的土平炉,生铁日产量由几十吨上升到数百吨。年末统计:共生产生铁65 456吨、钢1 985吨,超额完成自治区分配给兵团的计划任务的350%,占自治区钢铁生产总数的1/3。
  大炼钢铁虽然炼出了一定数量的钢铁,锻炼了人们的意志,并为国家勘查出许多矿藏资源,但经济损失是惨重的。首先,从农业上抽调了4万多人支援钢铁生产,严重影响了秋收;其次,大炼钢铁盲目性大,浪费了许多人力、物力和财力,且质量很低;此外,到处开挖找矿,使国家矿产资源受到破坏。1959年,在吸取上述教训的基础上,兵团重点兴办了巴仑台跃进钢铁厂,建有28立方米高炉12座,日产生铁100吨,兵团机运处和工一师分别修建了炼钢和轧钢车间。当年生产生铁81 546吨,钢10 431吨。1960年生产生铁94 482吨、钢25 041吨,数量和质量都有所提高。
  在大办工业方针的指导下,根据兵团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基本方针,本着勤俭办厂、就地生产原料、就地加工、就地消耗、为国家提供商品的原则,兵团各垦区、各农场迅速兴起场办工业的热潮。加工副业全面开展,修理业迅速建立健全,小煤窑、小水泥、小化肥、小水电、小化工、小糖厂、食品加工厂、综合加工厂等因地制宜蓬勃发展起来。到1960年,场办工业共219个,总产值34 574万元,占工业总产值的57.84%,改善了职工生活,为市场提供了商品,并为进一步发展农牧业生产积累了资金。
  在大发展中建成的兵团拖拉机修配厂、综合通用机械厂和汽车修理厂,是三家规模较大的现代化工厂,不仅能修理汽车、拖拉机,为汽车、拖拉机生产上千种精密配件,还可生产大批机床、电动机、播种机、脱谷机、榨油机等,为发展场办工业创造了条件,有力地保证了农业生产需要。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