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贯彻调整方针总结经验教训

来源:www.nssh.gov.cn  作者: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9-23 19:12:31

  第一节贯彻农业第一、粮食第一的方针
  在“大跃进”时期,兵团果断地抓住有利时机,组织强大力量向荒漠进军,兴办了工业,因而农业和工业都得到了高速发展,基本上奠定了各垦区的规模和布局。这次大发展使兵团所担负的“三个队”的作用得到更充分的发挥。兵团三年的大发展,成绩是巨大的。但是,“大跃进”中“左”的思想影响在兵团工作中所造成的后果也是严重的。大发展中所孕育的各种矛盾,给兵团以后的工作带来了许多困难:一是高指标造成浮夸风,只问数量,不问质量,造成严重的损失浪费。开荒造田大部分质量低劣,土地不平整,遗留工作多,后遗症严重。农业灾害面积大,1960年受灾263万亩,1961年受灾246万亩,主要是碱害和旱灾(真正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很少),造成农业生产不景气,产量低,成本高,连年亏损。二是基建战线过长,尤其是大炼钢铁、大办工业和大规模开荒造田,超出了兵团的能力负担,造成严重的经济困难。三年中用于基本建设的投资达566亿元,国家投资只占158%,其余842%要由兵团自筹,即自筹投资为477亿元,而三年累计综合经营盈利474亿元,全部用于基建投资尚且不够。1961年兵团基建投资又接近2亿元,而国家只拨款75万元,进一步加大了财务赤字。致使许多单位吃了流动资金,欠发职工工资,拖欠税金和银行贷款,无法偿还。三是人口增长过快过猛。为适应兵团事业的大发展,1958年兵团接受了3万名职工子女和亲属参加工作;1959~1960年初,又按计划接受安置了江苏、安徽等省支边青壮年及家属近10万人。此外,根据周恩来总理和自治区党委指示,收容安置了来新疆做工的自动支边人员21万人(大部分作为工人);接受甘肃移民职工、家属和劳改犯人1万多人;接受新疆城镇工矿企业精简职工、家属3万人。从而使兵团职工和总人口急剧上升。1961年有职工503万人,总人口868万人。平均每人占有粮1957年为401公斤,1960年下降为378公斤,1961年降至356公斤。当时全国农业歉收,兵团要节约粮食上缴国家和支援灾区,因而职工生活发生困难,非农业单位经常面临绝粮断炊之危,1960年曾有1万多人患浮肿病,其中1 023人死亡。为此兵团党委多次开会,采取紧急措施,实行粮食统筹调拨,全兵团加强协作,普遍实行“低标准、瓜菜代”、农闲少吃等办法,终于渡过了“粮关”。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兵团顾全大局,1960年上缴国家粮食1 340万公斤,1961年上缴3 370万公斤,支援河北、山东、甘肃等省灾区粮食500多万公斤。
  1960年12月21日~1961年1月10日,王震部长参加了兵团党委召开的扩大会议,主要讨论“过粮关”和1961年的生产安排问题,提出要重点建设农七师、八师,以便就近供应乌鲁木齐、独山子、克拉玛依三市。2月,王恩茂参加中共中央八届九中全会返新后,又召开了兵团党委扩大会议,传达了中央提出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决定兵团要坚决实行农业第一、粮食第一的方针,把农业生产放在第一位,把基建任务放在第二位,工、交、建都要为农业让路。在农业内部,其他作物要为粮食让路,优先安排粮食生产,压缩开荒造田任务和棉田面积,并提出要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劳逸结合,扭转人的体力下降状况。这次会议纠正了1月会议的高指标,开始进行调整。当年开荒造田82万亩,棉花种植面积53万亩,粮食播种面积489万亩,粮食总产283亿公斤,总产和单产略有增长,但幅度不大,职工生活仍较困难。是年,非农业生产单位抽调了2万多人参加农业生产,开发生活田。据工一师、二师、运输处、商业处、石河子管理处五大系统的统计:开荒种地246万亩,收获粮食1 161万公斤,油料167万公斤,养猪、羊6 000头(只),鸡46万多只。
  第二节贯彻调整方针
  1962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了“七千人大会”,初步总结了1958年以来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经验教训,指出了党在几年来工作中的缺点错误,要求进一步做好国民经济调整工作。2月,根据中央会议精神,兵团召开了农牧场长会议,各农牧场场长和先进连队代表、劳动模范共670人出席,各师、处和兵团机关各部门的负责同志也参加了会议。兵团党委第四书记、政治部主任王季龙在开幕词中指出:这次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总结1958年以来兵团农牧业生产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搞好调整,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夺取1962年农牧业大丰收。陶峙岳司令员作了题为《总结经验,鼓足干劲,实事求是,为1962年大增产而奋斗》的报告,他在肯定大发展的成绩后指出:几年来兵团农作物单产低的主要原因是土、水、肥、种都有问题。新垦荒地基建没有搞好,土地整理没有达到完好状态;播种面积扩大,灌溉用水没有确实保障,水土不平衡;亩施肥量减少,牧草田轮作比例下降,土壤肥力下降;良种繁育推广工作有所放松,一些单位对种子和粮食、饲料无严格区别,使良种退化混杂。此外,田间管理粗放,不能认真贯彻技术措施。他要求,1962年一定要实事求是,依据主客观条件,落实计划指标和上缴任务,按照农、轻、重的次序,调整好各个经济部门的比例关系。会上,王恩茂书记作了题为《为农业增产和提高粮食的商品率而努力》的讲话,对兵团生产作了十条指示和要求:一是各项计划指标要符合客观实际,既要积极可靠,又要留有余地;二是农业生产要精耕细作,用提高单产来保证总产,选好地种植,做到水土平衡,把灾害面积减少到最小程度;三是今后几年内,基本建设规模必须适当压缩,投资要严加控制,首先保证水利建设需要,解决水土平衡问题,并为今后发展创造条件;四是改良土壤,做好平整土地、挖排水渠、牧草田轮作、农牧结合、植树造林等工作;五是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试办机农合一的生产队;六是学习推广先进农牧场的经验;七是加强农业科研工作;八是关心职工生活;九是加强政治工作;十是改进领导作风。他要求兵团一定要做好工作,完成生产计划,特别是上缴商品粮的计划,争取更大的胜利。张仲瀚副政委在发言中首先对“双千万亩”造成的高指标、瞎指挥做了自我批评,要求各单位一定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传达贯彻好这次会议精神,夺取农业大丰收,完成总产量,完成上缴粮、棉、油、肉任务。这次会议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在兵团农业生产上是一个转机。
  同年7月,兵团党委召开了扩大会议,重点讨论“过财关”问题。兵团党委第二书记、副政治委员张仲瀚在综合发言中指出:兵团总的形势是好的,但也有严重的困难,集中表现在财务上,生产流动资金严重不足,而且欠发职工工资8 137万元,欠银行贷款14 682万元,欠税金1 028万元,均无力偿还。他要求兵团尽最大努力,增加生产,增加收入,精兵简政,厉行节约,加强团结,战胜困难。
  根据上述两次会议精神,1962年内兵团对各项生产事业和一些事业单位进行了较大的调整。一是精简各级机关,下放干部或组织干部参加生产劳动。撤销了兵团第二、第五、第六、第八、第十农业学校和建筑工程学校、水利电力学校、医专附属医院护士学校、第一医院护士学校等9所中等专业学校;合并第四、第七农业学校为奎屯农校;压缩了兵团农学院、医学专科学校和塔里木农垦大学的招生规模,合计精简非生产人员3万人。二是调整工业,对一些生产不对路、质次价高、经营无利的企业实行关、停、并、转,计关停钢铁厂3个,煤矿15个,轻工业厂4个,电站2个,合并厂矿(独立核算企业)13个,转产2个。三是缩短了基本建设战线,缓建了铁门关水电站和石河子红山嘴五级电站工程,缓建了跃进钢铁厂、工一师钢铁厂、机运处钢铁厂的配套工程,压缩了开荒造田面积(当年只开荒36万亩),把主要投资集中用于水利工程配套和土地整理,及部分轻工业的续建配套,填平补齐。经过一年的调整,在工农业总产值中,农业比重由上年度的318%上升为37%;轻工业比重由373%上升到422%;重工业比重由309%下降为208%;当年粮食总产309亿公斤,比上年增产2 160万公斤,上缴国家商品粮4 790万公斤。
  由于以上调整以及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兵团经济情况有所好转,但财务状况仍然困难。当年兵团“战斗队”的任务加重,先后抽调2万名干部、工人和大批车辆、物资支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完成了“伊塔事件”后国家交给兵团的“三代”(代耕、代牧、代管)任务,投入了人力、财力,因此,兵团综合经营收支相抵,仅盈利2 516万元,是1958年以来利润最低的一年,经济仍十分困难。后经周恩来总理批准,拨入流动资金5 500万元,翌年又拨给9 900万元;并将所欠银行贷款本息和税金作为拨入兵团的流动资金全部冲销,支持兵团渡过了财政难关。为了加强财政管理,兵团从1963年起,对下不再实行以收抵支的办法,全部财务活动纳入预算管理,按收支两条线的原则执行,经济情况日趋好转。
  在1962年的调整中,兵团党委常委内部发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并导致了过火的党内斗争。先是主管计财劳资工作的杨贯之在3月间提出兵团要向关内遣返6万名工人。当时常委意见不统一,有的常委同意,有的反对,乃决定写报告请示自治区党委和农垦部后执行。但杨贯之会后立即要求工一师、工二师、机运处等非农业单位开始遣返。后来,自治区党委、农垦部和张仲瀚不同意遣返,但已先后遣返了约2万人。同年10~12月,在自治区党委召开的扩大会议上,传达党的八届十中全会精神,批判“右倾翻案风”的时候,兵团党委对王季龙、杨贯之1956年的“反冒进”问题进行了批判,并联系遣返6万人的不同意见,将王季龙、杨贯之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错误,实践证明两次批判王季龙、杨贯之都是错误的,把工作上的不同意见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尤为错误。一方面是受了当时中央“左”的错误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党内民主生活的不正常。对于王季龙同志两次受到不公正的批判问题,自治区党委于1980年4月9日以新党发〔1980〕45号文件予以彻底平反,恢复名誉,撤销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1963年4月12日《关于对王季龙同志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错误的处分报告》。至于杨贯之同志坚持要向关内遣返工人一事和其他问题,确有错误,给予适当批评是应该的。 并将材料上报自治区党委和农垦部,要求给予处分,但均未批复。
  第三节健全规章制度
  1961年4月,兵团党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讨论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给全党同志的信》,起草了《国营(军垦)农场工作条例(草案)》,并下发了给兵团各级党委、党支部的信,要求一面讨论一面试行。同时制定了《兵团农牧业生产“三包一奖”暂行办法(草案)》《兵团计划管理暂行办法(草案)》《兵团基本建设投资管理暂行办法(草案)》《兵团商品(物资)管理办法(讨论稿)》等十几个条例、规定、办法(草案)。1961年下半年和1962年,各业务部门就有关条例、规定和暂行办法的试行情况召开各种座谈会,征集意见,进行了补充修正。1962年2月,兵团农牧场长会议正式通过了《国营(军垦)农场试行工作条例》和《兵团农牧业生产实行“定、包、奖”制度暂行办法》,在全兵团正式推行。
  《国营(军垦)农场试行工作条例》是农场各项工作的总纲,对农场的经营规模、管理体制、各级干部的职责、各项管理制度等,都作了较明确的原则规定,使各级干部有章可循,从而加强了民主集中制和岗位责任制,调动了干部和工人的积极性。
  《兵团农牧业生产实行“定、包、奖”制度暂行办法》是以包产组为对象,实行定地、定产、定成本、定劳力,包产、包成本,超产节支按比例提奖的办法,它使工人个人利益与包产组的年终产量、成本联系在一起,从而加强了生产责任心。在兵团推行后,收到了日益显著的效果。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